游乐装备制造商中山金马更名、拿地背后的文旅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02-08 22:39     作者:凤凰游戏

  ”300756.SZ)披露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项目建设情况,“融入动漫元素游乐设施项目”(以下简称“动漫项目”)已取得用地。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动漫项目”曾因为募投项目所在地区域规划不足,搁置时间超过一年,项目实施主体和实施地点均发生变更。

  在上述公告发出的两日后,对外宣称,将根据公司战略规划,将原有名称拟变更为“广东金马游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马游乐”)。选址的更替是否会对募投项目的效益有所影响?此次更名,是否意味着中山金马将由游乐设备制造向下游产业链纵深延伸?

  对此,中山金马回应记者,“动漫项目”的建设用地的地块毗邻中山市游戏游艺产业基地,对后续募投项目建设和推进具备更有利的地域和资源集合优势。对于此次更名,中山金马认为本次变更能够更充分体现公司业态、产品和业务布局,以及全球化的战略发展定位。

  记者注意到,中山金马公告曾指出,截至2020年6月30日,“动漫项目”尚未投入建设,处于暂缓实施状态,项目搁置时间已超过一年。

  2021年1月11日,中山金马公告显示,公司控股子公司中山市金马文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马文旅科技”)通过竞拍参与方式,取得位于中山市港口镇群乐社区路段的工业用地地块,总面积4.32万平方米,出让年限为50年。该地块将投用于募投项目“动漫项目”及金马游乐科技设备项目建设。

  记者注意到,中山金马公告曾指出,截至2020年6月30日,“动漫项目”尚未投入建设,处于暂缓实施状态,项目搁置时间已超过一年。

  为何上述项目会面临区域规划不足的情况,作为旅游项目投资的核心要素之一,选址更换是否对于项目效益有所影响?对此,中山金马方面回应记者,2019年12月,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同意,公司募投项目“动漫项目”的实施主体及地点发生变更(子公司间变更)。本次变更是由于原拟共用同一建设地块的“游乐设施建设项目”“动漫项目”,所在地块的区域规划发生变化,不足以持续推进和满足“动漫项目”的建设。

  对于选址更替所带来的影响,中山金马回应,截至2021年1月8日,公司成功取得“动漫项目”的建设用地,该地块位于中山市港口镇群乐社区,毗邻中山市游戏游艺产业基地,对后续募投项目建设和推进具备更有利的地域和资源集合优势。目前,公司正积极推进落实该项目用地开工建设的前期工作以及规划、设计、建设等相关事宜,以促进项目尽早建成投产使用。

  要注意的是,上述募投项目变更后,公司对于土地价款的计划投资额度大幅增加,而工程款项却是在减少。公告显示,公司拟对募投项目“动漫项目”内部资金投入计划作了调整,其中,“土地价款”投资额由533.60万元调整为4220.00万元,“工程建设其他费用”投资额由1325.00万元调整为25.00万元,“预备金”投资额由792.56万元调整为92.56万元。

  中山金马对此向记者表示,经充分论证后,公司将“动漫项目”的实施主体变更为金马文旅科技,实施地点随之变更为金马文旅科技所在地中山市港口镇。由于实施地点变更,公司需重新获取“动漫项目”的建设用地,因而也于同期对该项目的内部资金投入计划作出了必要、合理的调整。

  中山金马的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为3.4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为55.68%。其中第一大客户所占的销售比例达到33%。

  事实上,除了上述项目以外,募投项目中的“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的实施地点以及主体也均发生了变更。

  不乏有投资者对此有所质疑,公司对此募投项目是否调研充分?为何屡屡进行变更?

  对此,中山金马坦承,在“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方面,2019年4~5月,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同意,公司募投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的实施主体及地点发生变更(子、母公司间变更)。本次变更主要是为了充分利用母公司所在区域优势和已有的技术、研发、人才等资源优势,不影响募投项目的实施,不构成募投项目重大变更,有助于保障项目建设质量和整体运行效率。截至2020年末,变更实施主体和地点后的“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正在持续加快推动建设中。

  而在“游乐设施建设项目”方面,2020年底,公司已如期完成募投项目“游乐设施建设项目”厂房及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已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达到预期建设目标,待相关竣工验收合格后,将正式全面投产。

  要注意的是,游乐设施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动漫项目均属于中山金马的主营业务范畴,而其目的是扩大现有产品产能,增强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

  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尽管中山金业收入逐年提升,但净利润常年处于原地徘徊的态势。

  2016~2019年的财报显示,营业收入分别为4.89亿元、4.98亿元、5.20亿元、6.25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83亿元、1亿元、0.93亿元、0.89亿元。

  具体来看,2017~2019年,游乐设施类产品占营业收入89.49%、87.82%、89.64%。同期,中山金马的存货分别为2.4亿元、3.41亿元、3.5亿元。

  中山金马的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为3.4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为55.68%。其中第一大客户所占的销售比例达到33%。

  在产品方面,记者登录中山金马官网发现,其展示的产品依次为过山车、塔类、转马、影视类、经典项目、儿童项目、水上项目以及观览车项目和架空观览车项目。绝大多数为纯机械的游玩设备,而在其新品推荐一栏,更是如此。而这类设备几近支撑中山金马的整个盈利版图。

  记者注意到,公司融入动漫元素的游乐设施的主要产品有野外探险、大地震、变异危机、4D幻影战车等。其中,募投的“动漫项目”计划新增融入动漫元素类游乐设施产能23台/套。然而,2015~2017年,融入动漫元素的游乐设施的销量并不大,分别为4台、4台、1台。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分析,随着我国游艺游乐产业蓬勃发展,各类主题乐园的IP属性更为鲜明。

  早在2015年5月,中山金马首次递交IPO申请,然而,待到2016年12月,证监会发布审核结果否决了其IPO申请,主要原因为中山金马存在关联交易突出等情形。

  通常,对于游乐设备商而言,往往是传统游乐园以及主题公园这类的下游需求驱动其业绩增长。

  记者注意到,在此次拿地扩充产能的同时,中山金马将公司名称拟变更为“中山游乐”。而这意味着,中山金马将正式对外宣称,将其业务版图延伸至下游。

  天眼查显示,中山金马成立于2007年11月20日,主营产品为过山车、飞行塔、碰碰车、旋转木马等游乐设施,客户包括上海迪士尼、欢乐谷、华强方特、万达主题乐园等国内知名的主题公园品牌。

  早在2015年5月,中山金马首次递交IPO申请,然而,待到2016年12月,证监会发布审核结果否决了其IPO申请,主要原因为中山金马存在关联交易突出等情形。

  2018年,中山金马报送最新版的招股书。招股书显示,中山金马承诺:公司上市后,公司及子公司不会收购金马投资、天伦投资、云顶星河等关联方及其运营的游乐园或主题公园。中山金马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也承诺:上市5年内,除公司及其子公司之外的任何其他企业不投资新的游乐园或主题公园;不购回已转让的中山幻彩、古镇云顶星河股权;上市5年内,除目前已投资或运营的游乐园、主题公园外,不会自建、自营或收购其他游乐园或主题公园。

  2020年5月,中山金马方面在答投资者问时表示,“在时机成熟时,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整合各项网络、创意、文化、旅游、IP、经营等方面资源,稳步扩张公司制造+文旅终端业务。”

  直至2021年1月13日,中山金马公告显示,为了更直观、准确地反映公司业态与主营业务性质,公司现拟对中、英名称和证券简称变更为“中山游乐”。

  对于中山金马而言,此时是否意味着时机成熟?公司将会如何落实制造+文旅终端业务的转型计划?

  中山金马对此回应记者,公司始终坚持“制造+文旅”双轮驱动高质量发展战略。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文旅终端运营项目推进有所放缓,但仍呈现稳健、可持续的项目发展态势。2020年11月~2021年1月,公司通过增资收购和控股标的公司深圳市华创旅游咨询管理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深圳源创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有效整合上下游产业链优势资源,将文旅游乐项目的前端规划、设计和策划,以及终端运营和管理业务引入业务布局,进一步扩大公司现有业务规模,拓展新的业务空间,以实现公司协同跨越式发展。

  在刘思敏看来,华强方特的起家路径与中山金马相似。作为游乐设施提供商,华强方特结合自身优势、产品特点以及差异化的市场打法,将其业务布局延伸至主题乐园,并将其主题乐园与IP很好地进行融合,打造了强IP属性的文化旅游资源。对于中山金马来说,这是一条值得认真借鉴的道路。


凤凰游戏
联系我们
凤凰游戏游乐设备有限公司
张总    手机:15064305765      张顺    手机:18678205779
赵涵    手机: 15552683371     何长喜 手机: 18653358950
魏恒磊 手机:13583375157
座机:0533-3980309 / 0533-3980212    公司传真:0533-3980212
公司邮箱:fangxinyoule@163.com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华光路东首

关注我们